關於部落格
  • 165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環游世界100天之挪威記

環游世界100天之挪威記 (2008-07-02 09:24:39)

環游世界100天之挪威記

畢淑敏

     

今日一直在挪威的峽灣里航行。可能是因為天上降水,低處為雨,高處就為雪了。峽灣附近的山峰上,積滿了皚皚白雪,令人驚嘆。想起前兩天,我們在南歐的西班牙,街道上的溫度計,顯示的是44攝氏度,今天在峽灣山谷,舉目是白頭山峰,天壤之別。我穿上了棉襖,旅客中的體弱者,干脆穿上了羽絨服。甲板上聚滿了人,欣賞峽灣景色。刮過的風十分凜冽,只是說不清這是江風還是海風。看起來完全是如同三峽一般的江峽,但其實這是海的一部分,深度在一千米以上。一眼望去,大家的防寒措施各有千秋。有的人圍上了紅白相間格子的頭巾,類乎當年阿拉法特的裝束。這頭巾是前些日子和平號經過中東地區時,為了尊重當地風俗,特別為每個旅客發放的裝備,今天被人用來防寒,別有風味。還有的客人把原本用來游泳的浴巾裹在身上,花花綠綠十分可笑。比較明智的人,昨天在卑爾根買了毛衣,帽子,如今披掛起來,很有北歐風格。一個游客,索性把手套脖套都裹個嚴實,好像暴風雪就要襲來。

同行的朋友們在爭論這里和漓江哪里更美。峽灣有一點像放大了的漓江,所不同的是漓江是淡水,峽灣卻是海水。漓江清淺,記得有一次,似乎水深不過半米,游船幾乎擱淺。但峽灣的深度上千米,像和平號這樣的2萬噸級以上的輪船,輕松駛入。就我個人來說,我更喜歡漓江。去過多次,其中有一次煙雨蒙蒙,果然是一幅絕妙的山水畫。

可怕的嘔吐袋又如白色幽靈一般出現了,它們匍匐在樓梯的轉角處,走廊的扶手上,還有餐廳的入口處……當它們被水手們無聲無息地安置在那里的時候,顛簸似乎並不明顯。我當時並無太多不適,竊以為已能輕松應對風浪。然而,我高興的太早了,海浪開始狂歡,它們爭先恐後地上躥下跳,跳起復雜的舞蹈,掀起層層可怕的鋼藍色浪花。晚飯只吃了四分之一,就不得不改成吃藥。窗外風起云湧的海浪,讓人不敢等閒視之,趕緊吃了雙倍量的抗暈藥,然後躺下,等待著藥效發揮力量,幫我抵御這可怕的昏眩。

藥效尚未發作,等來的是一陣電話鈴聲。原來船上的小報刊出每天的活動內容,說從挪威的卑爾根上來了一位冰島作家,今天晚上有他的一個講座,名字叫做“藍色的星球”。翻譯小唐邀我馬上到六樓的主會議廳,去聽講座。

感謝小唐。我趕緊起身,穿上比較正規的衣服,走出房門,才發覺冰島海域的風浪,果然非同小可,我不得不交替扶著走廊兩側的牆壁,才能勉強行走。一邊走一邊想,但願這藥效發作的慢一點,讓我能聽完講座。

愛好文學的乘客還真不少,主會議廳幾乎坐滿了。一開始主持人就說,今天風浪很大,幾乎是出海以來的第三大浪的日子,還有這麼多人來聽講座,感謝感謝。

冰島作家安德里馬格納森1973生人,他所寫的“藍色星球的故事”,1999年獲得冰島文學獎,這是冰島文學獎第一次授予兒童文學作品和作家。

他講課的第一張圖片,就是展示我們的地球。果然是藍色的,我一眼就辨識出了中國的位置,眼中立刻有了朦朧水氣。。

藍色星球的故事,內容大概是這樣的:有一個星球非常美麗,上面沒有成人,都是兒童,這些孩子們非常快樂,有一天,有一個成人坐著火箭來到了藍色星球,問孩子們有什麼理想和願望,孩子們說沒有了,我們已經非常美好……

後來成人說,你們難道不喜歡飛翔嗎?孩子們的欲望被挑起來了,說喜歡啊。成人就把蝴蝶翅膀上的鱗粉刮下來20公斤,覆在孩子們的身上,孩子們就飛了起來……孩子們很高興,但是鱗粉只在白天有效力,夜里還是沒法飛。成人又爬到太陽上,用錘子和鑿子把太陽敲下來一部分,掛在天上,這樣孩子們在半夜也能飛翔了。可是還有一個問題,飛著飛著,就會遇到云彩,會阻攔孩子們的飛翔之旅。成人又造起大煙囪,向藍天噴煙,這樣云彩就會驅趕跑了,孩子們的欲望不斷膨脹,他們在沒有蝴蝶,沒有黑夜,也沒有云彩的天空肆無忌憚地飛翔……

這個故事就完了。

我說,這個成人是個壞人啊。

翻譯說,是啊,他是個壞人。這個故事是講愛和環保還有人的欲望的。

我不知道這個梗概是否完整清晰,因為是從英語(該作家的英語不大好)翻譯成日語,又從日語翻譯成漢語,我所得到的信息就很有限並可能不准確,只能大致轉述到這里。

我還是被它打動。

我覺得高緯度的地方是易于產生好童話的地方。比如格林童話,比如安徒生的童話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里有寒冷的氣候和漫長的極夜,人們圍坐在火爐邊,點著蠟燭,格外容易進入夢想世界,容易期盼溫暖和光明,達到心靈的圓潤。

寫到此時,已是7月1日的黎明了。這里天亮的早,現在是早上3點20分,太陽已經出來了。發一張紅日東升的炤片吧。

     

 

環游世界100天之挪威記 (2008-07-02 09:24:39)

環游世界100天之挪威記

畢淑敏

     

今日一直在挪威的峽灣里航行。可能是因為天上降水,低處為雨,高處就為雪了。峽灣附近的山峰上,積滿了皚皚白雪,令人驚嘆。想起前兩天,我們在南歐的西班牙,街道上的溫度計,顯示的是44攝氏度,今天在峽灣山谷,舉目是白頭山峰,天壤之別。我穿上了棉襖,旅客中的體弱者,干脆穿上了羽絨服。甲板上聚滿了人,欣賞峽灣景色。刮過的風十分凜冽,只是說不清這是江風還是海風。看起來完全是如同三峽一般的江峽,但其實這是海的一部分,深度在一千米以上。一眼望去,大家的防寒措施各有千秋。有的人圍上了紅白相間格子的頭巾,類乎當年阿拉法特的裝束。這頭巾是前些日子和平號經過中東地區時,為了尊重當地風俗,特別為每個旅客發放的裝備,今天被人用來防寒,別有風味。還有的客人把原本用來游泳的浴巾裹在身上,花花綠綠十分可笑。比較明智的人,昨天在卑爾根買了毛衣,帽子,如今披掛起來,很有北歐風格。一個游客,索性把手套脖套都裹個嚴實,好像暴風雪就要襲來。

同行的朋友們在爭論這里和漓江哪里更美。峽灣有一點像放大了的漓江,所不同的是漓江是淡水,峽灣卻是海水。漓江清淺,記得有一次,似乎水深不過半米,游船幾乎擱淺。但峽灣的深度上千米,像和平號這樣的2萬噸級以上的輪船,輕松駛入。就我個人來說,我更喜歡漓江。去過多次,其中有一次煙雨蒙蒙,果然是一幅絕妙的山水畫。

可怕的嘔吐袋又如白色幽靈一般出現了,它們匍匐在樓梯的轉角處,走廊的扶手上,還有餐廳的入口處……當它們被水手們無聲無息地安置在那里的時候,顛簸似乎並不明顯。我當時並無太多不適,竊以為已能輕松應對風浪。然而,我高興的太早了,海浪開始狂歡,它們爭先恐後地上躥下跳,跳起復雜的舞蹈,掀起層層可怕的鋼藍色浪花。晚飯只吃了四分之一,就不得不改成吃藥。窗外風起云湧的海浪,讓人不敢等閒視之,趕緊吃了雙倍量的抗暈藥,然後躺下,等待著藥效發揮力量,幫我抵御這可怕的昏眩。

藥效尚未發作,等來的是一陣電話鈴聲。原來船上的小報刊出每天的活動內容,說從挪威的卑爾根上來了一位冰島作家,今天晚上有他的一個講座,名字叫做“藍色的星球”。翻譯小唐邀我馬上到六樓的主會議廳,去聽講座。

感謝小唐。我趕緊起身,穿上比較正規的衣服,走出房門,才發覺冰島海域的風浪,果然非同小可,我不得不交替扶著走廊兩側的牆壁,才能勉強行走。一邊走一邊想,但願這藥效發作的慢一點,讓我能聽完講座。

愛好文學的乘客還真不少,主會議廳幾乎坐滿了。一開始主持人就說,今天風浪很大,幾乎是出海以來的第三大浪的日子,還有這麼多人來聽講座,感謝感謝。

冰島作家安德里馬格納森1973生人 ,他所寫的“藍色星球的故事”,1999年獲得冰島文學獎,這是冰島文學獎第一次授予兒童文學作品和作家。

他講課的第一張圖片,就是展示我們的地球。果然是藍色的,我一眼就辨識出了中國的位置,眼中立刻有了朦朧水氣。。

藍色星球的故事,內容大概是這樣的:有一個星球非常美麗,上面沒有成人,都是兒童,這些孩子們非常快樂,有一天,有一個成人坐著火箭來到了藍色星球,問孩子們有什麼理想和願望,孩子們說沒有了,我們已經非常美好……

後來成人說,你們難道不喜歡飛翔嗎?孩子們的欲望被挑起來了,說喜歡啊。成人就把蝴蝶翅膀上的鱗粉刮下來20公斤,覆在孩子們的身上,孩子們就飛了起來……孩子們很高興,但是鱗粉只在白天有效力,夜里還是沒法飛。成人又爬到太陽上,用錘子和鑿子把太陽敲下來一部分,掛在天上,這樣孩子們在半夜也能飛翔了。可是還有一個問題,飛著飛著,就會遇到云彩,會阻攔孩子們的飛翔之旅。成人又造起大煙囪,向藍天噴煙,這樣云彩就會驅趕跑了,孩子們的欲望不斷膨脹,他們在沒有蝴蝶,沒有黑夜,也沒有云彩的天空肆無忌憚地飛翔……

這個故事就完了。

我說,這個成人是個壞人啊。

翻譯說,是啊,他是個壞人。這個故事是講愛和環保還有人的欲望的。

我不知道這個梗概是否完整清晰,因為是從英語(該作家的英語不大好)翻譯成日語,又從日語翻譯成漢語,我所得到的信息就很有限並可能不准確,只能大致轉述到這里。

我還是被它打動。

我覺得高緯度的地方是易于產生好童話的地方。比如格林童話,比如安徒生的童話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里有寒冷的氣候和漫長的極夜,人們圍坐在火爐邊,點著蠟燭,格外容易進入夢想世界,容易期盼溫暖和光明,達到心靈的圓潤。

寫到此時,已是7月1日的黎明了。這里天亮的早,現在是早上3點20分,太陽已經出來了。發一張紅日東升的炤片吧。

    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